秋冬口红热门色 它突围而出... 长虹、格力、TCL等家电巨头打出产... 南昌起义路上的变节者:有名小卒... 030期许老六双色球预测奖号:红球... 黄金价格持续上涨 “十一”黄金...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>> 你的位置:凤凰彩票 > 产品中心 > 直播行业2021年报观察:盈利时代已经结束,转型发展迫在眉睫

直播行业2021年报观察:盈利时代已经结束,转型发展迫在眉睫

发布日期:2022-04-29 11:41    点击次数:123

  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白杨 北京报道

狂奔多年的直播行业,在2021年踩下了刹车。根据多家公司发布的2021年年报,由盈转亏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。

2016年的千播大战,是直播行业繁荣的见证,经过大浪淘沙,屈指可数的几家直播平台存活下来,构成了行业的寡头格局。

2019年7月,随着斗鱼在美股上市,几乎所有头部直播平台都已经登陆资本市场。更重要的是在盈利方面,尽管步伐速度快慢不一,但留存下来的直播平台,均相继从亏损走向盈利。

而现在,直播平台正告别盈利时代。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,最本质的或许是整个行业的生命周期已经触及天花板。随着用户规模的见顶、行业规范化发展的监管日益趋严等,直播平台需要做出选择,究竟是顺其自然,还是破局重生。

重回亏损时代

目前,直播行业按照内容划分,主要分为秀场直播以及游戏直播。其中,游戏直播的上市公司代表为虎牙和斗鱼,秀场直播的上市公司代表为挚文集团(原陌陌科技)、映客。

2021年,虎牙的营收为113.51亿元,同比增长4%,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为5.84亿元,同比下降34%。

虽然年度营收仍保持增长,公司也依然盈利,但在2021年第四季度,虎牙已经开始转亏。财报显示,虎牙2021年Q4的营收为28.09亿元,同比下滑6%,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3.13亿元,2020年同期为净亏损2.53亿元。

与之相比,斗鱼的财务表现更差一些。2021年,斗鱼营收91.65亿元,同比下降4.5%,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6.2亿元,2020年同期为净利润4.05亿元。其中,仅第四季度,斗鱼的净亏损就达到1.93亿元。

秀场直播的情况也大致如此,2021年,挚文集团的营收为145.76亿元,同比下降3%,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29.14亿元,2020年同期为净利润21.04亿元。

而其他不以直播业务为主营业务的公司,2021年财报中披露的直播收入也均在下滑。如快手的直播收入为309.95亿元,同比下降6.7%;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收入与上年持平,其中第四季度同比下滑15.2%。

可见,整个直播行业的收入能力都处于下滑期。行业过去的高增长,得益于用户规模的高速扩张以及行业的野蛮生长,但现在,不断出台的行业规定,要求行业发展回归理性。

比如2021年,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便针对直播平台的打赏行为进行了规范。

指导意见提出,针对不同类别级别的网络主播账号应当在单场受赏总额、直播热度、直播时长和单日直播场次、场次时间间隔等方面合理设限,对违法违规主播实施必要的警示措施;建立直播打赏服务管理规则,明确平台向用户提供的打赏服务为信息和娱乐的消费服务,应当对单个虚拟消费品、单次打赏额度合理设置上限,对单日打赏额度累计触发相应阈值的用户进行消费提醒,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。

在这些背景因素的推动下,直接影响直播平台收入的付费用户数也开始下滑。截至2021年底,虎牙的付费用户数从2020年同期的600万降至560万,斗鱼的付费用户数从760万降至730万,挚文集团的付费用户数则从1280万降至1140万。

亟需探索新增长点

那么对于直播行业而言,接下来的路究竟该如何走,一些企业已经率先摸索到了出路。

2021年,映客集团的营收91.76亿元,同比增长85.4%;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为43.3亿元,同比增长113.1%。

而映客集团之所以能实现营收及净利的双高增长,主要是因为其过去几年的成功转型。目前,映客集团已经从映客App的单一产品发展出了一个产品矩阵,包括映客、对缘、积目等,覆盖直播、相亲、社交等多个领域。

2021年,映客集团来自直播服务的收入25.6亿元,只占总营收的27.9%,而来自社交产品的营收占比已经达到62.6%。

同样实现转型的还有欢聚集团。过去两年,欢聚集团先后将旗下的虎牙直播和YY直播分别交易给了腾讯和百度,把业务重心转向了海外市场。

2021年,欢聚集团实现营收26.19亿美元,同比增长36.5%;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欢聚集团首次实现全年净利润1.09亿美元,2020年为净亏损1.6亿美元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映客和欢聚集团目前的主要营收支柱,都是来自于收购的产品。2019年,映客集团作价8500万美元收购了社交产品积目,而欢聚集团也于同一年斥资14.5亿元收购了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的68.3%股权,加上之前的持股,欢聚集团实现了对BIGO的100%控股。

如今,收购产品成为了顶梁柱,映客和欢聚集团也通过业务转型,实现了企业的可持续增长。这对于尚未转型的直播公司来说,是一个可借鉴的思路,无论是通过收购还是孵化,尽快寻找到业务新增长点,才是长久发展之道。

此前,陌陌集团更名为挚文集团,也是为了摆脱对陌陌App的过度依赖。2018年,陌陌对社交产品探探进行了全资收购,随后在公司内部也孵化了一些新产品。

只不过目前,转型效果尚未达到理想状态,2021年第四季度,直播收入仍然占据挚文集团营收的58.5%。不过,以虚拟礼物收入和会员订阅收入为主的增值服务收入占比已经达到40%,另外来自手游业务的收入也同比增长163.1%至1930万元。

在2021年财报中,虎牙和斗鱼也均表达出探索新增长引擎的意愿。虎牙高管表示,虎牙将致力于扩大用户群,提高运营效率,探索业务多元化。斗鱼高管也提出,将探索新的增长点。



上一篇:万圣街:艾勒在家工作让人羡慕,还有个不用工作

下一篇:税务总局公布2起团伙虚开发票骗取留抵退税案件

Powered by 凤凰彩票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